河北經濟網 > 財經

樂鑫科技新籍實控人趕考上下游依賴嚴重產業鏈受擠

來源: 中國經濟網  
2019-06-18 09:36:37
分享:

  中國經濟網 編者按:6月19日下午,樂鑫信息科技(上海)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樂鑫科技”)的首發申請將上會。樂鑫科技擬公開發行股票不超過2000萬股(不含采用超額配售選擇權發行的股票),不低于發行后總股本的25.00%。擬募集資金凈額為10.11億元,其中6億元用于“發展與科技儲備資金”、1.68億元用于“標準協議無線互聯芯片技術升級項目”、1.58億元用于“AI處理芯片研發及產業化項目”、8577.33萬元用于“研發中心建設項目”。樂鑫科技本次發行的保薦機構是招商證券。

  本次發行前,Teo Swee Ann(中文姓名:張瑞安)間接持有樂鑫科技58.10%的股份,為樂鑫科技的實際控制人。Teo Swee Ann擔任樂鑫科技董事長、總經理,為新加坡籍,新加坡是Teo Swee Ann的出生地。

  不僅樂鑫科技的實控人Teo Swee Ann為新加坡籍,樂鑫科技7名董事會成員中包括Teo Swee Ann在內的5位均為新加坡籍。

  樂鑫科技業績逐年攀升。2016年-2018年,樂鑫科技營業收入分別為1.23億元、2.72億元、4.75億元,凈利潤分別為44.93萬元、2937.19萬元、9388.26萬元。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分別為1640.15萬元、-923.82萬元、7286.16萬元。

  華夏時報報道指出,樂鑫科技在經營方面取得的成績不難看、不掉價,而這家公司在其他方面的風險也值得注意。

  樂鑫科技存在客戶較為集中的風險。公司客戶主要為小米、涂鴉智能等行業內知名企業,2016年至2018年,公司向前五大客戶銷售的金額分別為7741.33萬元、1.17億元和2.27億元,占同期營業收入的比例分別為62.97%、43.21%和47.88%,占比較高。

  此外,公司供應商也較為集中。招股書顯示,樂鑫科技前五名供應商的采購金額分別為5881.32萬元、1.52億元及2.77億元,采購占比分別為96.20%、91.72%及94.87%,采購的集中度較高。公司主要供應商為臺積電等國際知名廠商,不排除該類供應商因其自身原因而導致公司產品無法按時交付,從而對公司的經營產生不利影響。

  但值得一提的是,企業對上下游依賴嚴重的問題,并不存在于樂鑫科技一家,上海企業晶晨半導體報告期內公司前五大客戶占當期營業收入的比例分別為72.29%、59.65%和63.35%;報告期內供應商臺積電采購額占當期采購額的比例分別為79.18%、76.26%和68.83%。

  據紅周刊,就樂鑫科技毛利率情況和產業鏈地位來看,其發展過程中是存在種種掣肘的。報告期內,樂鑫科技的毛利率基本沒有太大提升,其細分產品中只有ESP8266系列模組這一類產品的毛利率有所提升,其他產品毛利率都在下滑。比如,營收貢獻占比最多的(55.66%)ESP8266系列芯片的毛利率就由2016年的62.23%下降至2018年的56.4%。

  對于樂鑫科技來說,大客戶壓價的可能性不能排除,因為該公司存在一定的大客戶集中情況。除了大客戶較為集中之外,樂鑫科技因為沒有自己的生產制造能力,對于供應商也極為依賴。就拿樂鑫科技近幾年的存貨大幅增長來說,其中就有很大原因就與其過度依賴前五大供應商有關。2016年至2018年,樂鑫科技的存貨占總資產的比例就逐年增高,分別為13.91%、21%和29.41%。對這持續走高的原因,除公司在招股書中提到的要提前備貨之外,還因為“全球晶圓制造商產能較為集中,臺積電占據全球晶圓制造產能市場一半以上市場份額,集成電路設計企業一般需要提前向晶圓制造商預定產能”。

  這意味著,公司若想保證正常的銷售進度,則需要先拿出大量資金向強勢的供應商提前購買,但購買完之后又不能及時銷售,則大量資金就會沉淀到存貨之中,顯然這對公司的資金有很大一部分占用。而且供應商強勢也意味著公司不能拖款,無論是否能銷售出去,都要及時支付大額貨款,拿2017年公司經營活動現金流量為-923.82萬元這一情況來說,就主要為“供應商臺積電對付款及時性要求高,發行人購買商品支付的現金增長較快,該年度購買商品及服務支付的現金達20808.40萬元,從而使得經營性現金流量凈額為負”。

  通信芯片設計企業擬募資10億元曾計劃境外上市

  樂鑫科技是一家專業的集成電路設計企業,采用Fabless經營模式,主要從事物聯網Wi-Fi MCU通信芯片及其模組的研發、設計及銷售,主要產品Wi-Fi MCU是智能家居、智能照明、智能支付終端、智能可穿戴設備、傳感設備及工業控制等物聯網領域的核心通信芯片。

  樂鑫科技擬公開發行股票不超過2000萬股(不含采用超額配售選擇權發行的股票),不低于發行后總股本的25.00%,本次發行的保薦機構是招商證券。樂鑫科技擬募集資金凈額為10.11億元,其中6億元用于“發展與科技儲備資金”、1.68億元用于“標準協議無線互聯芯片技術升級項目”、1.58億元用于“AI處理芯片研發及產業化項目”、8577.33萬元用于“研發中心建設項目”。  

  樂鑫科技募資大頭“發展與科技儲備資金”的具體用途及項目具體情況為:2.4億元用于“Wi-Fi EHT芯片研發項目”、1.3億元用于“RISC-V核應用處理器項目”、1億元用于“營運資金”、7000萬元用于“室內定位的毫米波雷達芯片研發項目”、6000萬元用于“低功耗藍牙芯片研發及產業化項目”。  

  樂鑫科技招股書稱,上述“發展與科技儲備資金”的具體項目均與公司現有主要業務、核心技術密切相關,符合公司的發展目標和發展戰略,是公司現有主要業務、核心技術的發展與補充。

  樂鑫科技選擇的具體科創板上市標準為:“預計市值不低于人民幣10億元,最近兩年凈利潤均為正且累計凈利潤不低于人民幣5000萬元,或者預計市值不低于人民幣10億元,最近一年凈利潤為正且營業收入不低于人民幣1億元”。

  歷史上,因曾計劃境外上市,樂鑫科技實際控制人Teo Swee Ann于 2011年 1月 設立Espressif Incorporated(以下簡稱“ESP Inc”),作為早期融資平臺。2014年 9月后,其陸續設立了包括樂鑫香港、Espressif Investment Inc.(以下簡稱“ESP Investment”)、Espressif Technology Inc.(以下簡稱“ESP Tech”)、Impromptu Capital Inc.(以下簡稱“Impromptu”)等境外持股平臺,并通過重組方式將ESP Inc股東的權益移至ESP Tech,將ESP Tech作為擬境外上市主體。

  樂鑫科技上會稿稱,2016年 5月,在引入亞東北辰、金米投資等投資機構后,樂鑫科技看好國內物聯網領域的良好形勢和國內資本市場的發展,考慮在境內上市,并確定以樂鑫有限為境內上市主體。

  2018年,ESP Tech層面股東通過回購退出或持股方式調整等方式完成境外架構拆除。

  2018年11月29日,招商證券發布樂鑫科技輔導備案情況報告公示稱,樂鑫科技決定聘請招商證券作為輔導機構,對其首次擬公開發行股票并上市予以輔導。今年3月20日,招商證券公告稱,樂鑫科技擬變更申請上市交易所及板塊為上交所科創板。

  實控人在內的5名董事均為新加坡籍

  截至招股說明書簽署日,樂鑫香港直接持有樂鑫科技58.10%的股份,為樂鑫科技控股股東。本次發行前,Teo Swee Ann(中文姓名:張瑞安)間接持有樂鑫科技58.10%的股份,為樂鑫科技的實際控制人。Teo Swee Ann擔任樂鑫科技董事長、總經理,為新加坡籍,新加坡是Teo Swee Ann的出生地。

  Teo Swee Ann具體簡歷:1975年 9月出生,新加坡籍,本科及碩士均畢業于新加坡國立大學電子工程專業。主要經歷如下:2000年 3月至2001年 4月任Transilica SingaporePte Ltd.設計工程師;2001年 5月至2004年 5月任Marvell Semiconductor Inc高級設計工程師;2004年 5月至2007年 6月任瀾起科技(上海)有限公司技術總監;2008年 4月至2018年 11月任樂鑫有限首席執行官;2010年3 月至今任琪鑫瑞執行董事兼總經理;2011年 1月至今任ESP Inc董事;2014年 9月至今任Impromptu董事;2014年 9月至今任ESP Tech董事;2014年 10月至今任ESP Investment董事;2014年 11月至今任樂鑫香港董事;2016年 4月 至今任樂鑫星執行董事兼總經理;2016年 8月至今任樂加加執行董事;2017年 6月至今任樂鑫捷克執行董事;2017年 7月至今任合肥樂和執行董事兼總經理; 2018年 1月至今任樂鑫印度執行董事;2018年 11月至今任樂鑫科技董事長、總經理。

  不僅樂鑫科技的實控人Teo Swee Ann為新加坡籍,樂鑫科技7名董事會成員中包括Teo Swee Ann在內的5位均為新加坡籍。  

  NG PEI CHI,樂鑫科技董事、綜合管理部信息技術組經理,1977年 3月出生,新加坡籍,本科及碩士均畢業于新加坡國立大學工程學專業。

  TEO TECK LEONG,樂鑫科技董事,1955年 1月出生,新加坡籍,本科畢業于新加坡南洋大學會計學專業。

  KOH CHUAN KOON,樂鑫科技獨立董事,1975年 3月出生,新加坡籍,本科畢業于新加坡國立大學信息系統專業,碩士畢業于新加坡國立大學計算機專業。

  LEE SZE CHIN,樂鑫科技獨立董事,1975年 7月出生,新加坡籍,本科畢業于法國格勒諾布爾綜合理工學院電子工程專業,碩士畢業于美國斯坦福大學電子工程(神經網絡)專業。

  三研發員工離職及股權激勵情況遭上交所三問

  盧堅、王承周、林豪三人作為樂鑫科技早期的研發人員,參與了樂鑫科技部分核心技術的研發。樂鑫科技在盧堅、王承周、林豪入職時向該三人做出股權激勵承諾,但未簽署具體的股權激勵協議。其中盧堅、王承周均為中國籍公民,已取得美國永久居留權。值得注意的是,樂鑫科技給與該二人股權激勵的時間均在該二人離職后。林豪則在取得股權激勵后即離職。三人離職時均未與樂鑫科技簽署競業禁止協議。

  盧堅于2013年 7月離職,同年10月盧堅正式登記承諾授予的股份,還額外取得了8750股股份,樂鑫科技稱要是基于其對公司的貢獻。王承周于2015年 4月離職,2016年 3月正式登記承諾授予的股份。林豪2016年 3月、8月分別登記承諾授予的股份和額外新增股份,于2016年 12月離職。

  2018年 3月, Teo Swee Ann回購了盧堅、王承周、林豪夫婦所持激勵股份,回購價格分別為337.44萬美元、629.43萬美元、980.37萬美元。

  上交所對樂鑫科技進行了三輪問詢,其中針對上述三名研發人員的離職、股權激勵及未簽訂競業協議情況,三輪問題都有追問。

  在首輪問詢中,上交所請發行人補充披露:(1)該三人離職的具體原因;(2)該三人在發行人、控股股東及實際控制人控制的其他企業中的任職情況,任職期間取得的重要專利發明、軟件著作等知識產權情況,是否與發行人現有核心技術相關;(3)該三人是否參與發行人現有核心產品及技術的研發,對公司技術研發及生產經營是否產生重大影響;(4)發行人正在進行的主要研發項目中,是否存在該三人前期參與或以其知識產權作為研發基礎的情況,是否影響相關研發項目推進進度;(5)該三人是否簽署競業禁止協議,該三人擬任職企業、投資或開辦公司是否會與發行人構成競爭關系,是否新設公司與發行人及其關聯方持續開展交易,是否存在關聯交易非關聯化的情況;(6)該三人歷次授予股權激勵計劃的具體內容,包括但不限于授予條件、股份數量、股份比例、授予價格、股份變更情況、資金繳納情況、納稅情況,股份支付費用的確認方法、對財務會計報表、非經常性損益確認的具體影響等;(7)相關股份支付公允價值的確認、相關費用的金額、確認期間等是否符合企業會計準則的規定;(8)請發行人結合前述問題作充分風險揭示。

  第二輪審核問詢函請發行人說明:(1)盧堅離職后仍然取得的新增股份并確認股權激勵費用是否適當。發行人與三人及其關聯方之間是否存在其他未披露的交易,股份回購是否實質上屬于對其他未披露交易的補償,相關人員是否已經繳納相關稅款;(2)列示上述三人及其他股東的持股比例在下翻過程前后的具體持股比例、對應發行人的股權比例、下翻后股權價格之間的差異,說明下翻后不涉及股份支付的具體依據;(3)新設的員工持股平臺樂鲀投資對員工離職后的股權處置是否有明確的約定或安排。

  第三輪問詢函請發行人說明:(1)“在計算下翻前原股東間接持有發行人比例時考慮了其原有權益的保障”的具體含義;(2)在無具體協議且實際股份登記日期遠遲于承諾授予日期的情況下,確認股份支付時點、金額的具體依據,是否存在第三方證據,是否存在倒簽合同或者協議的情況,相關股份支付費用的時點和金額是否準確;(3)盧堅對發行人作出的具體貢獻,相關股份與貢獻水平是否匹配; (4)與前員工盧堅、王承周、林豪相關的2010年承諾授予股份和后期新增授予股份在授予、增資或轉讓登記、回購、付款等各個環節的會計處理,相關的資金來源、資金使用情況,包括但不限于資金在內外部股東、內部各層級股東之間的流轉情況,資金的劃出方、劃入方、時間、用途等;(5)在股權下翻過程中,上述三人、王景陽和實際控制人之間股權轉讓和增資行為是否應當按照股份支付確認。

  樂鑫科技在回復中國經濟網采訪中表示,在公司創立起步期,盧堅在團隊分工中主要負責軟件框架搭建,帶領軟件團隊進行了早期原型的開發,雖然目前樂鑫科技使用的操作系統等軟件部分已徹底重建,與早期產品形態大不相同,但盧堅當時負責的軟件開發為后續ESP8266系列芯片的推出做出了積極貢獻;同時,盧堅在2013年7月離職時,順利完成了工作交接,保證了軟件團隊的平穩過渡,基于上述原因,多授予了部分股份。林豪在2016年11月獲得的股權是公司基于其研發貢獻所做的獎勵,并且作為當期授予后立即可行權的股份確認了當期的股份支付費用。其在2016年12?離職,系其另有自主創業計劃,公司尊重其個人選擇。

  “盧堅與王承周兩人所涉及的工作對公司來說并非是必須要競業禁止保護的,且當時兩人離職原因系計劃長期居住美國,考慮到兩人與公司產生直接競爭的可能性不大,因此公司當時并未要求競業禁止。林豪與公司有簽署《關于機密資料與專利的員工保密協議》,其中約定其與公司簽訂的勞動合同終止后至少1年內,不會參與與公司產品直接或間接競爭的任何活動。”樂鑫科技在對中國經濟網記者的采訪回復中表示。

  大佬云集的“影子股”

  據格隆匯,除控股股東樂鑫香港外,亞東北辰、Shinvest和芯動能投資持有公司5%以上股份。

  其中,亞東北辰持有公司569.23萬股股份,占本次發行前總股本的9.49%。亞東北辰成立于2013年8月2日,公司是上海復星產業投資有限公司全資子公司。而需要注意的是,上海復星產業投資有限公司又是上海復星高科技(集團)有限公司的子公司。

  此外,招股書披露,芯動能投資持有公司312萬股股份,占本次發行前總股本的5.20%。截至招股書簽署日,芯動能背后的股東包括持股比例37.34%的京東方科技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而英特爾投資持有公司192萬股股份,占本次發行前總股本的3.20%。

  值得一提的是,在樂鑫科技的影子股里,還出現了美的和小米的身影。

  據招股書顯示,金米投資持有該公司150萬股股份,占本次發行前總股本的2.50%。金米投資成立于2014年7月16日,查閱天眼查顯示,在層層股權關系背后,小米科技有限責任公司才是金米投資的最終受益人,而這也意味著小米間接持有樂鑫科技股份。

  除此之外,據招股書顯示,美的投資也持有該公司90萬股股份,占本次發行前總股本的1.50%,而美的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又持有美的投資70%股權。換句話來說,美的集團也間接著持有樂鑫科技股份。

  由此一來,抽絲剝繭層層股權關系后,可以看到樂鑫科技背后的“影子股”實力還真是不容小覷。

  第二大客戶為股東小米的全資子公司應收賬款近半來自該客戶

  2016年,小米集團(01810.HK)控制企業金米投資及PeopleBetter入股成為樂鑫科技股東。金米投資和PeopleBetter分別持有樂鑫科技本次發行前股份比例的2.50%、0.50%,兩者合計持股比例為3.00%。

  早在小米集團控制企業入股的前一年即2015年,小米集團全資子公司小米通訊已與樂鑫科技進行業務合作。2018年,小米通訊已然躍升為樂鑫科技第二大客戶。2016年-2018年,樂鑫科技向小米通訊通過直銷模式銷售芯片與模組,銷售金額分別為698.01萬元、1579.39萬元及4409.79萬元。  

  截至2018年末同期樂鑫科技對小米通訊的銷售收入占營收的比例不到10%。但同期,小米通訊為樂鑫科技第一大應收賬款客戶,樂鑫科技近50%的應收賬款來自小米通訊。2016年-2018年,樂鑫科技對小米通訊的應收賬款余額分別為438.59萬元、1029.02萬元、2144.26萬元。  

  樂鑫科技回復中國經濟網記者采訪稱,小米通訊在2018年的應收賬款較高,主要系由于其IOT業務也處于快速增長期,在第四季度的采購額較大,因此形成了期末較大的應收賬款,期后都已正常還款,其應收賬款并不涉及關聯方公司資金占用。

  第三大客戶母公司持續經營存重大不確定性在新三板被暫停轉讓

  2016年-2018年,深圳市安信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安信可”)分別位列樂鑫科技第二、一、三大客戶。樂鑫科技招股書稱,安信可成立于2012年4月,注冊資本1200萬元,是中山市博安通通信技術有限公司的控股子公司,是新三板公司深圳市博安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證券簡稱:博安通證券代碼:430597)的控股孫公司,安信可(香港)集團有限公司為安信可全資子公司。

  2016年-2018年,樂鑫科技對安信可的銷售收入分別為2483.75萬元、2941.79萬元、3142.14萬元;應收賬款余額分別為403.20萬元、452.26萬元、384.50萬元。

  樂鑫科技招股書披露稱,安信可的母公司博安通已被其審計機構出具持續經營存在重大不確定性的審計意見。

  中國經濟網記者查閱博安通在新三板發布的公告,發現2019年5月6日,博安通發布公告稱,作為博安通的持續督導主辦券商,光大證券發現博安通存在如下風險事項:博安通2018年度審計報告被出具帶與持續經營相關的重大不確定性的無保留審計意見的專項說明;博安通子公司安信可內控有效性存在缺陷。5月8日,博安通發布公告稱國泰君安證券退出為博安通提供做市報價服務。5月9日,博安通發布公告稱,因提供做市報價服務的做市商不足2家,自當日起公司股票暫停轉讓。

  針對三年大客戶安信可的有關問題,樂鑫科技回復中國經濟網記者采訪稱,安信可是獨立的法人,目前仍然在正常經營中,樂鑫科技已注意到此公告,會密切關注與安信可的業務往來情況,控制風險。2018年度安信可占樂鑫科技銷售比重僅為6.62%,對公司業績影響有限。

  業績逐年攀升研發費用率連年下滑

  2016年-2018年,樂鑫科技營業收入分別為1.23億元、2.72億元、4.75億元,凈利潤分別為44.93萬元、2937.19萬元、9388.26萬元。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分別為1640.15萬元、-923.82萬元、7286.16萬元。

  樂鑫科技業績逐年攀升,不過2017年樂鑫科技凈利潤大增6437%,但同期經營活動凈現金流卻驟降為負。  

  樂鑫科技研發投入占比連續兩年下滑。2016年-2018年,樂鑫科技研發投入占營業收入的比例分別為24.64%、18.16%、15.77%。

  技術創新或成最大風險

  據藍鯨財經,樂鑫科技面臨的最大風險來自于技術創新。

  由于其采用Fabless經營模式(即專注于芯片設計研發),產品的研發和設計本應像其所說,是最為核心的競爭優勢,而樂鑫科技目前的最新產品還停留在2016年推出的ESP32系列芯片。并且,招股書顯示,近兩年的研發費用占比持續走低,且大幅低于行業平均水平。

  上交所在兩輪問詢中也著重關注了研發工作和經費問題,樂鑫科技給出的回復為:研發工作有序開展,研發項目進展正常,不存在技術瓶頸或重大難題。

  與此同時,樂鑫科技還面臨著眾多同行業競爭對手的激烈角逐。其競爭對手不僅包括高通、德州儀器、美滿等,截至發稿,在科創板已受理的112家企業中,屬于計算機、通信和其他電子設備制造行業的企業就已達到24家,其中芯片企業不在少數,而樂鑫科技并不是最為亮眼的一個,如瀾起科技的營收能力和毛利率就遠遠超過樂鑫科技。

  此外,樂鑫科技的產品使用的是MCU內核而不是ARM。樂鑫科技董秘王玨曾解釋為:"后者在授權芯片的時候,只對超大客戶開放,且除非付出超高經濟代價,否則代碼不允許變更,而樂鑫所用的允許自定義進行大量二次優化和修改。"但也正因拋棄了ARM,其通用性略有差距,開發生態存在一些限制。

  存貨攀升主產品降價毛利率下滑

  2016年-2018年,樂鑫科技存貨分別為2169.46萬元、5169.54萬元及11101.80萬元,占總資產的比例分別為13.91%、21.00%和29.41%。  

  截至2018年末,樂鑫科技逾億元的存貨中過半為原材料。而樂鑫科技主要原材料晶圓的采購單價是逐年下滑的。2016年-2018年,樂鑫科技晶圓采購均價分別為24425.65元/片、22521.49元/片、20759.06元/片。  

  樂鑫科技主要產品芯片的平均銷售單價在2018年度也出現下滑。2016年-2018年,樂鑫科技芯片銷售收入占主營業務收入的比例分別為89.71%、67.68%、67.13%;芯片平均單價分別為4.74元/顆、5.26元/顆、4.79元/顆。  

  樂鑫科技招股書稱,公司產品銷售單價每下降1%,利潤總額下降4.46%。樂鑫科技毛利率微幅下滑趨勢已經持續兩年。2016年-2018年,樂鑫科技綜合毛利率分別為51.45%、50.81%和50.66%。  

  樂鑫科技對中國經濟網記者回復稱,芯片行業的規模效應非常重要,達到一定的銷量級別以后,價格和成本都會雙重下降,隨著客戶的銷量上升,公司會給客戶提供更優惠的階梯價格。同時公司也可以從供應端獲得更好的采購價格。從單品來看,價格下降是整體行業趨勢,但價格下降往往是伴隨著銷量的快速上升,因此即使毛利率下降,整體的毛利絕對值仍然會保持上升趨勢。

  樂鑫科技上下游依賴嚴重競爭對手虎視眈眈

  據華夏時報,與眾多競爭對手相比,樂鑫科技在經營方面取得的成績只能說是不難看、不掉價,而這家公司在其他方面的風險也值得注意。

  招股書中,樂鑫科技指出,公司存在客戶較為集中的風險。公司客戶主要為小米、涂鴉智能等行業內知名企業,2016年至2018年,公司向前五大客戶銷售的金額分別為7741.33萬元、1.17億元和2.27億元,占同期營業收入的比例分別為62.97%、43.21%和47.88%,占比較高。若主要客戶的經營情況和資信狀況等發生重大不利變化或與公司的合作關系發生變化,將對公司經營產生不利影響。

  此外,公司供應商也較為集中。樂鑫科技采用Fabless經營模式,專注于集成電路的設計業務,晶圓制造、封裝和測試等環節分別委托予晶圓制造企業、封裝測試企業代工完成。

  一位業內人士對記者介紹:“在半導體芯片行業,企業的模式主要分三種,像英特爾這種,從設計,到制造、封裝測試以及投向消費市場一條龍全包的企業,稱為IDM公司;而有的公司只做設計這塊,是沒有fab(工廠)的,通常就叫做Fabless,例如ARM公司、AMD、高通博通等;還有的公司,只做代工,只有fab,不做設計,稱為Foundry(代工廠),例如臺積電等。”

  但值得一提的是,企業對上下游依賴嚴重的問題,并不存在于樂鑫科技一家,上海企業晶晨半導體報告期內公司前五大客戶占當期營業收入的比例分別為72.29%、59.65%和63.35%;報告期內供應商臺積電采購額占當期采購額的比例分別為79.18%、76.26%和68.83%。

  此外,樂鑫科技還面臨著眾多同行業競爭對手的激烈角逐,截至4月10日,在科創板已受理的62家企業中,屬于計算機、通信和其他電子設備制造行業的企業已達到17家。

  太平洋證券一位集成電路行業分析師表示:“近年來,我國集成電路設計行業快速發展,參與企業逐步增加,市場競爭可能進一步加劇。如果眾多同行業公司不約而同地投入研發資源、加大市場推廣力度,那么一定會導致部分公司市場份額降低,影響公司的盈利能力。”

  樂鑫科技也表示:“若公司未來研發投入不足、技術人才儲備不足及創新機制不靈活,導致公司市場競爭中處于落后地位,無法快速、及時推出滿足客戶及市場需求的新產品,將對公司市場份額和經營業績產生不利影響。”

  樂鑫科技在產業鏈中處處受掣肘

  據紅周刊,招股書中,樂鑫科技將自己與國際知名廠商同列為第一梯隊,稱“公司從事物聯網Wi-Fi MCU通信芯片的研發、設計及銷售,與公司所屬物聯網Wi-Fi MCU通信芯片市場第一梯隊的基本為國際知名廠商,如高通、德州儀器、美滿、賽普拉斯、瑞昱、聯發科等。目前,該市場第一梯隊中僅有本公司一家大陸企業,目前國內并無生產此類芯片的上市公司”。

  暫且不提樂鑫科技的發展規模能否與這些大集團相提并論,但就毛利率情況和產業鏈地位來看,其發展過程中是存在種種掣肘的。

  報告期內,樂鑫科技的毛利率基本沒有太大提升,其細分產品中只有ESP8266系列模組這一類產品的毛利率有所提升,其他產品毛利率都在下滑。比如,營收貢獻占比最多的(55.66%)ESP8266系列芯片的毛利率就由2016年的62.23%下降至2018年的56.4%。

  芯片毛利率下滑是與其銷售單價下降有較大關系的,2018年芯片平均單價為4.79元/顆,同比下滑了8.93%。對此,公司解釋稱“產品均價的波動主要受品種及型號等結構性差異所致。一般情況,新產品推出初期其價格相對較高,隨著產量增加、采購成本下降、市場開拓需求等,產品價格呈逐步下降,最終產品毛利率維持在一個相對穩定的水平”。然而需要注意的是,其所謂的最新ESP32芯片2016年就已經推出,占營收比例最高的ESP8266芯片在2014年就已上市,按理來說,2018年已經沒有太多處于上市初期的新產品了,那么其產品銷售單價出現大幅下滑的具體原因又是什么呢?

  當然,對于樂鑫科技來說,大客戶壓價的可能性不能排除,因為該公司存在一定的大客戶集中情況。據招股說明書,2016年至2018年,其前五大客戶占營收比例分別為62.97%、43.21%和47.88%。其中2016年的第一大客戶中龍科技有限公司就從名單上消失,這體現出其大客戶的不穩定性。而2018年杭州涂鴉信息技術有限公司、小米通訊技術有限公司上升為第一、二大客戶。對于小米這類產品追求性價比的企業來說,對于成本的控制更是會非常嚴格的,不排除為求自身增長而有壓價下游企業的可能。此外還值得注意的是,小米還是樂鑫科技的小股東,間接持有其2%左右的股份,樂鑫科技登陸科創板成功后,雙方間的交易是否存在公允性也是值得探討的問題。

  除了大客戶較為集中之外,樂鑫科技因為沒有自己的生產制造能力,對于供應商也極為依賴。2016年至2018年,向前五大供應商采購的比例占到總采購的96.2%、91.72%和94.87%。過度依賴供應商則不排除未來存在供應商提價、供應商因自身原因導致產品無法按時交付從而影響正常經營等種種風險,以及在經營銷售環節被控制的情況。就拿樂鑫科技近幾年的存貨大幅增長來說,其中就有很大原因就與其過度依賴前五大供應商有關。

  2016年至2018年,樂鑫科技的存貨占總資產的比例就逐年增高,分別為13.91%、21%和29.41%。對這持續走高的原因,除公司在招股書中提到的要提前備貨之外,還因為“全球晶圓制造商產能較為集中,臺積電占據全球晶圓制造產能市場一半以上市場份額,集成電路設計企業一般需要提前向晶圓制造商預定產能”。這意味著,公司若想保證正常的銷售進度,則需要先拿出大量資金向強勢的供應商提前購買,但購買完之后又不能及時銷售,則大量資金就會沉淀到存貨之中,顯然這對公司的資金有很大一部分占用。而且供應商強勢也意味著公司不能拖款,無論是否能銷售出去,都要及時支付大額貨款,拿2017年公司經營活動現金流量為-923.82萬元這一情況來說,就主要為“供應商臺積電對付款及時性要求高,發行人購買商品支付的現金增長較快,該年度購買商品及服務支付的現金達20808.40萬元,從而使得經營性現金流量凈額為負”。

  總的來看,公司對自己的資金鏈把控存在一定的被動性,若一旦銷售情況出現問題,資金鏈則會存在較大的周轉壓力的。

關鍵詞:樂鑫科技責任編輯:吳海燕
福彩3d一九图库